西方危机的根源:制度、国家建构和世界体系

发布时间:2018-01-26| 来源:未知 |

人民网讯 近年来,西方主导的全球化面临失败,美欧国家普遍出现政治危机,自由主义和多元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西方内部开始遭到批判和抛弃。西方当前的问题是周期性的振荡、演进中的挫折还是根本性的失败?是政治制度的衰朽还是国家建构乃至文明模式的失败?似乎难以给出确定的答案。范勇鹏两年前撰文思考这个问题时,还只是谨慎地将讨论局限在政治制度本身,未敢做出大胆的断言。但随着西方危机的发展和扩散,以及人们反思的深入,现在似乎可以做一较为宏观评估。本文的大体判断是,当前西方危机首先表现为根本性的制度危机,但它折射出了西方国家建构模式、西方文化观念和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的全面失败风险。

西方制度的“世袭性”危机

西方制度的根本问题就是不平等的上升和社会流动的停滞。政治归根到底是要解决权力和利益的分配问题。基于人性、权力和利益的分配问题,也就是政治问题,除了使用或威胁使用暴力之外是无解的。无论多么美好的政治,其起源都有着“第一桶血”。人类迄今为止所有的政治制度的本质都是将暴力竞争转化为某种不需要暴力的竞争。在前现代社会,大多数文明都通过血缘继承原则来维护这第一桶血所建立的暂时性分配方案,这大体上与各种贵族宗法制度相匹配,秦以前的中国和近代以前的欧洲都是这种情况。但贵族制度最大的问题是人的血统的不平等以及贵族世系间的永恒战争。如何走出地方性血统政治就成了人类早期文明的普遍追求。

中国较早走出血缘政治的,基于先秦诸子百家塑造的平等观念、春秋战国时期郡县制的产生、秦代开创的统一格局、汉代建构的大一统观念,中国不可逆转地走出了贵族政治时代。这条道路的制度保障就是从举荐到科举逐渐成熟起来的一套选择统治者的方法。通过科举取士这种客观性选拔统治集团成员的方式,本质上就是把需要流血来争夺的权力资源,转化为不需要流血来争夺的知识资源。不管这套制度在后期如何的衰败腐朽,从制度智慧来看,它是前现代人类政治制度的最高峰,保障了中华文明基本的平等性。新中国就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通过人民和人民的先锋队直接掌权,让人民掌握知识和对人民进行教育等方式,建立了本质上更平等的人民制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缅甸皇家国际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